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浏览数:704

2019-03-15 20:22:09  来源:企业供稿

千金易得·知己难求

 

21年来

中国家博会生于行业,兴于行业

中国家居行业也破茧成蝶

中国设计更从稚嫩迈入成熟

 

成长、转身、变革、重生

无论这期间遇到哪些挫折

大家都会肩并肩砥砺前行

 

今年展会我们就迎来

十位不愿随波逐流的“知己”

这些主张“生活至上”的设计人

将借助中国家博会的舞台再次绽放

 

今天,与大家见面的“知己”是——

多少Moreless的侯正光。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
老侯直言,国内的家居展会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,像中国家博会这样开始更重视内容并偏向于原创设计的展会,对“多少”来讲正中下怀。

 

“你是一个生意人,还是一个设计师?”


“生意人吧,既然问我就挑一个,说不定下回我就选设计师了。”

 

侯正光聊起天来总是笃定而缜密,但也会冷不丁蹦出几句“侯氏冷幽默”。习惯了他在一本正经对话中偶尔“夹带私货”的聊天风格后,很难想象这是一位伴随新中式设计十数年,曾一同历经辛酸苦辣的设计高手。

 

生意人,在家居这个行业里并不是一个明捧暗讽的贬义词。这个看似宽阔明媚的海面下,无处不在的长满了暗礁,一个品牌若要行得端走得稳,“生意人”是绝对不可或缺的优良品质。

 

而自十六年前开始创业的侯正光,稳稳地把持住了“多少MoreLess”的航向,并带着“中国原创设计”和“新中式中坚力量”等身份,开始冲向自己的下一个十年。

 

在老侯眼中,“生意人”和“设计师”更像是家具人的一体两面,他早已在两者之间切换得游刃有余。这样的侯正光并不情愿给所有的事下定义——无论是他自己,还是难舍难分的“新中式”。 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没有新中式的年代里

 

回到十六年前,侯正光刚刚开始建立自己的公司,当时的市场可并不像现在这样百花齐放,对独立设计师更没现在这么友好,大家都过得谨小慎微。

 

这样的环境,虽处处艰难,却也激发了像侯正光一样,怀揣设计理想的一批年轻设计师的斗志。奈何“原创设计”并不是说说而已,老侯若想获得一个相对舒适的温床,必须能吃得苦中苦。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
就这样一拍脑袋,春夏秋冬,一干就是十余载。老侯回忆,2003年那会儿,并没有什么所谓的“新中式”,提原创设计都有点早,一切都得从头来过,肯定辛苦。

 

但一步步摸着黑走路,眼看着“新中式”能得到消费者和市场的认可,成为适合中国人生活方式的品类逆袭市场,大家都挺激动。

 

2019年,新中式早已经火遍大江南北,但仔细想想它并不是一个被刻意制造出的“品类”,更像是中国这方土地孕育的孩子,彻头彻尾地流淌着我们自己的血液。

 

“新中式”到底该是个什么样子?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
老侯说,新中式没有一个特定的样子,它只是在某种层面上映射了生活,它的出现也让这许多年来,中国人对于生活的认知和对家具的看法,同时发生了改变。

 

作为新中式的其中一员,“多少MoreLess”也随着主人老侯形成了一套自己的价值观——以少为多,以发现代替创造。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
 “只要解决需求,没有个性的家具也可以是好家具”讲这句的时候,老侯没有再插入任何冷笑话了。

 

就这样,多少和新中式,一起迈向了下一个阶段。

 

少和新中式,正要去长大

 

“新中式”现在还好吗?好,也不好。

 

自从5年前以燎原之势点燃整个市场之后,无论如何新中式已经牢牢地刻在了消费者的脑袋里,成为了大家主要选购的品类之一。但由于市场急速膨胀,各类“纯商业型”选手纷纷入场,开始“看碟子下菜”,市场上的新中式产品也开始鱼目混珠。

 

侯正光说,作为一名参与“新中式”发生发展的家具人,自己心里有时还是接受不了。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
“多少”现在还好吗?好,也不好。

 

多少自2009诞生,赶上了中国原创设计蓬勃发展的10年,并凭着自己的努力在原创设计品牌中抢得一席之地,四平八稳地奔向了下一个10年。但是自身的缺陷,老侯心里跟明镜儿似的。

 

说起设计、制造、销售,品牌这四条腿,“设计”肯定是多少的强项,而并未选择传统风格的他们,在“卖货”上却苦于没有参照物,只能摸着石头过河。

 

不过,最要命的问题还是出在了“制造”上。聊到这件事,侯正光并不避讳,他直言制造一直是“多少”最大的短板,供应链问题和管理上的薄弱,拖慢了多少的节奏。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
就现在“新中式”的市场情况来讲,眼下的发展轨迹其实合情合理。

 

5年前的“新中式”是以设计师为代表的研发阶段,更偏重设计,主要为认同新中式的用户思考产品;而5年后“纯商业型”选手亮相,市场上的新中式再不像原来那般纯粹,更“套路化”了。

 

但侯正光觉得,也没必要因为“没有底蕴”而去指责谁,若想在庞大的市场中获得关注首先要红起一个品类,至于如何让消费者去分辨同一品类里设计和产品的好坏,不能争朝夕,还得慢慢来。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
当局者迷。对于“多少”而言,他们也很难揣摩到消费者的真正意图。

 

但深谙“存在即合理”的他们,明白每一个现象的背后都能映射出一群人的需求。“多少MoreLess”将要做的,是在需求的洪流里时刻保持本心,不一味迎合市场。虽然新中式正为燎原之势,但是现在还处萌芽之态,市场需要给予沉淀的时间。

 

所以说,“新中式”和“多少”,都在参与着对方的改变,他们慢慢蓄积量变,默默守候质变。

 

创设计一直醉在春天里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
在即将到来的第43届中国(广州)国际家具博览会上,侯正光将带着“东方客厅”参展,并提出一种新的“中国式生活思维”。

 

这是“多少MoreLess”时隔三年再次回归中国家博会,说起原因,老侯直言,国内的家居展会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,像中国家博会这样开始更重视内容并偏向于原创设计的展会,对“多少”来讲正中下怀。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
侯正光之前也说,“多少”赶上了中国原创设计的黄金十年。

 

其实这句话并不准确,应该说“多少”赶上了中国原创设计的黄金年代,下一个十年或者二十年,原创设计或将成为很多“中国式问题”的答案。

 

“多少”这次的“东方客厅”,多多少少已经摸清了原创设计的脉搏,外貌并非重点,解决问题、探讨新的生活方式才是关键。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
几乎所有家居从业者都清楚地意识到,当代人的生活方式正随着社会的进步发生了改变。奈何市面上所有的房型都还停留在上个时代,“一个人”的社交生活诉求很难在老户型中得到满足。

 

这是迫在眉睫的问题,新一代年轻人都在为此发愁,但这个“时代问题”却只有设计师才能解决,别无他法。所以,我们急切的需要本土原创设计师,根据当下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来量身打造全新的家居体验。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
再把责任具像化一点:每一个“新中式”下的原创设计,都逃不掉它的使命。一方面要为不断变化的时代去做出改变、提出问题并解决问题,一方面还承载了“修复文化”断层的重任。

 

所有的从业者,往大里去说就是要“背负使命”,往小里说就是做出“产品差异化”,唯有寻到精神内核的原创设计,才能服务于这个时代,然后迅速成长为一颗健康的树,说不定还能成为一颗参天大树。 


CIFF广州大咖设计说 玲珑侯正光 不多不少


当然,对于“新中式”原创设计的未来,侯正光也是恐慌的。

 

消费需求日新月异,对于设计而言,脑子总是要走在时代的前面,但是当家居人发现想超越时代的步伐越来越难时,谁又能不如坐针毡呢?

 

于是,大家也在寻找无限的可能,希望有更多如中国家博会这样的平台能为中国原创设计发声。




侯正光是怎样一个人

其实聊到最后也未能找到答案

 

也许是他常年浸淫商务密不透风

也许是他自小耳濡目染八面玲珑

也许更多是他多年创业的摸爬滚打

 

这些层层的经历都包裹着他

让他内心越来越强大的同时

也变得难以捉摸起来

 

那,这就作为真正的“侯正光”吧

一位无法被定义的“广义设计人”

还有一直与他比肩而行的“广义新中式”

分享到:
  • 土巴兔新闻官方微信

    土巴兔新闻官方微信关注后天天有料

  • 土巴兔微信服务号

    土巴兔微信服务号让装修,快捷、方便、贴心

0元全屋设计
输入您的房屋面积
输入号码报价结果将发送到您的手机

广告